『流年♥小说』寂寞网络

笔名精美散文2022-04-15 16:42:100

若不是遇到小猫,或许她不会察觉自己的寂寞。

若不是遇到小猫,或许她也不会在自己的寂寞里沉沦。

(一)意子:或许有一天,我会不顾一切的去找你,信吗?

她叫意子。习惯上网。

那段时间她的状态低迷,疯狂的上网,喝即溶咖啡,甚至整夜的不睡觉,她有严重的“强迫症”,不能自控。

她的OICQ是开着的,那只灰色的猫在好友栏里肆无忌惮地闪动时,并没有引起她的关注。像这样的造访者每天不计其数,她提不起热情。生活让她失去最后的耐心。网络对于她来说,只是写字的空间,偶尔情绪发泄的场地,她甚至反感那些空洞的对白,以及那些陌生人无聊的搭讪。她不想玩这个游戏,因为她并不想遵循游戏所定的规则。

那只灰色的猫不理会她的冷漠,似乎在考验彼此的毅力。他跟她说早上好的时候,她抬头看了下壁钟,凌晨一点整。或许一个女人的寂寞总是不堪一击的。她和他开始一搭没一搭的聊天。

猫:在做梦吗?

她:在对着电脑发呆。

猫:有听王菲的歌吗?感觉你会喜欢她的歌。

她:没有,只是安静的听自己寂寞的呼吸声而已。感觉自己还活着。呵。

猫:看来我们都属于贪婪的一类人,不安于现状。

她:不,只能算是自虐而已。

猫:能发现自虐的乐趣吗?

她:呵。

猫:如果换成是我,我会多和我养的猫讲讲话,那样也不至于寂寞。在我看来女人就好像一只猫一样。

她:哦?

猫:外表温驯,惹人怜爱。一旦反目便使出锋利的抓,让人望而却步。

她:所以女人也是一种宠物。不宠的话,就把你伤得遍体鳞伤,跑了。

猫:呵。

她发现他们是如此的相似,都属于把自己放得很低,隐藏得很深的人。那只灰色猫时常有一些独特的见解,和幽默的语言。他是她唯一的对手。这个魔羯座的女子,性格内敛,习惯等待。她能在他的身上挖掘自己源源不断的潜能,甚至能发现另一个自我。他有心情跟她说起他的城市,天河的繁荣,北京路的拥挤。她说,她喜欢她现在的城市,它的安静,它的大海,她说城市虽然美丽,却找不到自己的归属感,她说她有一天会离开,她已习惯居无定所的生活。

每一个早晨,她都要经过一条长长的海湾路,去一个五星级的酒店上班,拿稳定的薪水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厌倦这种千篇一律的白领生活,她讨厌身上武装的职业套装,讨厌各种陌生的脸,讨厌习惯了的虚伪笑容,甚至讨厌被这所城市同化了的自己。

有一次,她问小猫,你喜欢自己的工作吗?

猫:我不在意“饭碗”的质地,只在乎碗里装些什么。不喜欢自己的饭碗的人,只会饿死。

她:可我觉得与不喜欢的工作打交道,犹如无期徒刑。

猫:生活本身就是一场无期徒刑。

她:可是我们却不知道如何拯救自己。

生活有了新的元素,这些元素常常使人振奋。她开始习惯等待。这只睿智的、风趣的、灵气的猫不定时的出现。那些聊天的细节,常常使她忘我般的沉沦。他们从来不说见面,也不探讨彼此生活内容。这种默契直到有一天谈到网恋。

她:说说你对网恋的观点。

猫:我认为网恋只能算是纯粹的精神恋爱,不能破坏它的原则。

她:你相信网恋吗?

猫:相信。正如我相信这个世界有ET一样。

她:只属于幻想吗?

猫:只适合幻想。

她的确不了解自己,不知道是否有一天会去找他。她仍旧整晚的呆在网上,等待他的出现。她的精神越来越差。梳妆镜里的女人,有一张苍白的脸,眼神空洞,眉目散淡,皮肤粗糙。她几乎失去探讨生活的意义和乐趣。

十月的时候,她决定回一次老家。必须路过他的城市,他在广州。

汽车驶入城区的时候,她把脸贴在玻璃窗上,想近距离的看清这个属于他的城市。它的喧嚣,它的气味。这个“移民”城市,有蚂蚁般涌动的人群。她忽然感觉他离自己很近。他的气息,他的眼神,无数次在脑海中组合的模样,或许只是这些人群中任意的一张陌生的脸。

小猫,或许有一天,我会不顾一切的来找你。信吗?她对自己说。

(二)绿:楠说你的眼睛像一泓幽蓝的海水,清澈见底。

广州火车站。

列车快开的前十分钟,月台上挤满了送行的人。有年轻的妻子带着小孩送出差的丈夫,有父母在窗口对上大学的女儿殷切的嘱咐。她坐在靠窗的座位上,眼内一片空茫。许多事情她早已学会独自承受,使自己坚强,无坚不摧。

还有五分钟的时候,她把视线定格在车窗前方那个理着平头,面容干净的男人身上。他正和一个身型娇小,着装时髦的绿衣女子细语呢喃。在网上沉沦已久,她早已忘记现实中真实的爱情。

她嘲笑自己只会在OICQ里等待那只夜游的猫而已。已经丧失面对世俗爱情的能力。

他发现她的注视,微微礼貌地笑了笑,露出健康的牙齿。她缓过神来,发现自己的失态。

他送那个绿衣女子上车,帮她把包放到行李架上。跟她说再见。

那个绿衣女子坐到她身边,对她笑:Hi!我跟你一起。我叫绿。她注意到绿浅浅的碎发,微翘的鼻子,和笑起来眯着的眼睛,这个具有渲染力的女孩,浑身散发出青春的热量。而她只有一颗早已冷却的心。她对绿的热情并无反感,渐渐地和她熟络地攀谈。

凌晨三点的时候,绿睡着了,她却没有睡意。回家总能把她拉回现实,她已经二十五岁,仍旧一无所有。生命苍白无力,而心已苍老。她看到绿醒过来,迷糊地往行李袋里找食物,翻出一些酸奶和饼干熟食。吃饱了又迷糊睡去。这个生活单纯,心无城府的女孩,使她看到多年前的自己。只是因为经历,她早已蜕变。变得作茧自缚。

下车的时候,已是早上七点。她深吸口气,眯着眼感受温暖阳光中空气干燥的气味。那是久违了的家的气味。她的行李简洁,只有唯一的一个登山包。她帮绿拿行李出站,送她上的士。

绿眼含感激,对她说:意子,知道吗,楠说你的眼睛像一泓幽蓝的海水,清澈见底。她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绿拉过她的手,用圆珠笔在她的手心里飞快的写下一连串的数字。绿说,这是我的手机号码,回广州记得和我联系。你很好,我很喜欢你。

她知道自己会去广州的。那是猫的城市,绿的城市。

(三)楠:你到我身边来,我想和你在一起。

回来的第二天,她收拾简单,搭上由珠海到广州的汽车。并不远,两小时车程。

在暨南大学的门前,她拨绿的电话。绿说,我叫楠去接你,你等着。你能来,真好。

绿在上班,很忙。但仍能感觉到她欢快的心情。她在路边的长椅上歇息。等待那个叫楠的男人。

那个男人从那辆白色的丰田车里钻出来的时候,她正安静的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发呆。他朝她径直走来,笑得很阳光,好像已经熟识的朋友。

很久以后,她问楠,为什么你那次那么容易认出了我?他笑着说,因为在火车上第一次见你,便记住了你那双忧郁的大眼睛。

白天,绿在一家外企做文员。两居室的公寓里只剩下她和楠两个人。楠接一些电脑单,在家编程序,工作轻松自由。偶尔去一下附近他开的电脑城看看销售成绩。他穿着洁净的衬衣,宽松的衣领不打领带,没有多余的话语,是个沉稳干练的人。

她没有找工作,这个安静的女人,只是默默的做些细微的事情,为绿做早餐,为楠煮咖啡,中午变着花样做一些楠喜欢的菜式。楠心情好时,会大声的叫着她的名字,意子,今天不要做饭了,我带你去吃椒油羊扒。

楠的乐观豁达,总让她陷入对猫的想象里,楠给人塌实安然,而她想象中的猫,应该有落拓不羁的模样,轮廓很深的脸,还有冷漠的眼神。他们是不同的,正像她跟绿一样,绿青春热情,像火,而她则安静平实,似水。

楠总是说,意子,你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女人,永远需要人保护,惹人怜爱,使人心疼。楠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定定的看着她,目光穿透骨子里。而她微笑轻轻的,眼神淡淡的,心如止水。

她并没有忘记那只灰色的猫,她和他在网上相遇,她告诉他,她离他很近,她在北京路跟随拥挤的人流,喝甜美的珍珠奶茶,在天河的人行天桥上看城市灰蒙的夜空。她只是想告诉他,她可以随时的见他,去找他。可是他并没有任何想见她的意思,不理会她的等待。他强调游戏的规则。

多么残忍的游戏。

她把那只猫搂在怀里带回去的时候,从绿尖锐的叫声中,她知道它并没有得到认可和热情。绿说,她最怕的是猫,况且是这样一直又脏又丑的猫。她抱着它簌簌发抖的身体,低声说,我看到它在菜市场的角落里,浑身湿透,挺可怜的。我会看好它的。她抬头看到楠走过来,拉开满是怨言的绿,对她说,把它留下来吧。

她给它取名叫小猫,帮它洗澡,给它温暖的食物,和它亲昵。这只灵性的猫带给她许多细微的快乐。只有它才是真正属于她的。

楠对她说,意子,你到底懂不懂照顾自己?你应该多出去走走,你会闷坏的。他说这话的时候,满脸心疼的表情。

他开始不经意地宠她,为她买漂亮的衣服,带她去打理满头浓密的长发,过马路的时候,用长长的手臂揽过她的肩,给她安全感。然而,这些绿并不知情。

绿是快乐的,她的快乐密不透风。稳定的工作,舒适的居家环境,还有深爱着的男人,她什么都有了,她没有什么不满意。她也有些任性,有些坏脾气,不过这些坏脾气只是偶尔小猫把她的香水打翻,衣服弄脏的时候才表现出来。快乐的时候,她环住楠的脖子,咯咯地笑,然后大声说,楠,我们结婚吧!我们结婚好不好?这时候的楠,总是带着隐约敷衍的微笑,眼光却落在不远处那个逗着小猫玩的素净女子的身上。

她不敢正视楠的眼睛,他是一个演技很差的演员,无法掩饰眼睛里常常流露的炙热。她只有逃避,惟有逃避。因为他有他的绿。她有她的小猫。他们无法相爱,无法在一起。

她时常幻想有一天,那只灰色的猫会对她说:我想和你在一起。你到我身边来。那样她的等待才不会变成虚无。可是说这话的却是楠。从楠的眼神里她看到隐忍,看到执着,也看到决心。可是他不是猫,不是她要等待的人。

绿知道一切了,虽然后知后觉。可她并没有傻到把自己同居了四年的男人拱手相让的地步。她对她说:意子,我可以收留你,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,可是并不代表你可以取代我,拿走属于我的一切。你走,带着你的猫,马上走。

她看到绿决绝的眼神。

她走的时候,仍旧行李简单,只有初来时带的宽大衬衫,已洗得发白的牛仔裤,一只猫,和淡定的神情,她什么都没带走。也没有什么能够带走。

楠说:意子,你不要走。可是她明显的看到他底气不足,他不可能离开绿,不可能给她任何承诺,他放不开他的责任。绿在身后阴冷的看着他,然后对意子说:你要看好你的猫,一不小心它可能反咬你一口。她不想多说话,也无意搅乱绿的生活。她并不想这样。可是这就是宿命。

(四)所有的追逐,只因寂寞,然后结束。

她在省汽车站的休息椅上发呆,她要离开了。她最初来广州的目的,在脑海里已经模糊不清了。是为了猫吗?

她站起身,走到附近的网吧,给猫留了条信息:猫,我在你的城市里生活了半年,我感觉不到你的存在,一切只是虚无的想象,给自己幻想的空间而已。我要离开了,带着我养的猫。以后,我会学你一样,寂寞的时候多和它说说话。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见我。我的空心守侯,没有人知道。或许,我追逐的只是自己的寂寞,只因寂寞。

从网吧出来的时候,她扬起头,发现喧嚣中的城市上空已是一片苍茫的夜色。

心情萧索,却没有眼泪……

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
男性癫痫病吃什么药好
山西哪家治癫痫专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