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期

笔名情感散文2022-03-30 23:14:120

安佶电话里说:“素素,今天回不来了,下午还得走,这天气要注意别感冒了,回来十一好带你去漂流”。

9月的中秋,这欢喜的时光里,南方的温度渐渐变得舒适,窗台下植物开始落下细细黄叶,我无心打理,那一杯温热暖心的茶,在我万千思绪里,凉了。

日子总是匆忙,中秋一别,便是挥手相送 ,欢声笑语成了心底里的念想,父母盼着过年时我们再归家,我们看到了奶奶的满鬓白发,奶奶出生的年代,太苦。

生活总是简单的,慢慢成长,慢慢成熟,无所适从到察言观色总是需要不多不少的代价,那又怎样?

我在想,怎么才能处理好这件事。

父亲说自己要买一个电动摩托车,方便带点玉米,饲料饲养他的鸡鸭鹅猪,67岁的年纪平日每餐都会喝上两酒杯,全家人都不同意,我理解父亲的心,他们生活的年代,太苦,如今日子总算过好了,学会开车,这何尝不是他努力的梦想呢。

起风了,拨弄着窗纱的层层纹理。

挥笔疾书的在家里写请柬,希望下午能结束,现如今可以拿去批量影印,这样更为方便快捷,可我这结婚的朋友,非说手写更有诚意,这精致的卡片里镶裹着一层层金粉,粘满了整个指尖,而这指间的笔宛如它们的主角,体态优雅、写满幸福。

晚上的风吹出了凉意,楼下林荫小道人来人往,华灯初上满城霓虹格外耀眼,桌角的手机发了一条推送,今晚小雨,突然想到一首歌:“我能送你回家吗?可能外面要下雨啦,我想给你个拥抱,像以前一样可以吗”?

等待的痛苦莫过于夏日里骄阳烈日下的浮躁,消磨着你的耐心,又增添丝丝缕缕期望。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贵州癫痫病医院排名
昆明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里
宁夏的癫痫专业医院